跑吧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跑吧 首页 跑友美文 查看内容

一条河的朝圣——兰马后记

2016-6-14 07:43| 发布者: 跑吧月亮| 查看: 24171| 评论: 0|原作者: 秋风中的野鹤|来自: 跑吧论坛

摘要: 翻开《读者》兰马特刊,第一页就是画家保罗-高更的《我们从哪里来?我们是谁?我们往哪里去?》 走过千山万水 走向世界八方 游遍风景名胜 住着高楼大房 最最思念的 却仍是故乡的土屋 最想做那少年放牛郎 ... ...
翻开《读者》兰马特刊,第一页就是画家保罗-
高更的《我们从哪里来?我们是谁?我们往哪里去?》

15.jpg

我从哪里来?在有了互联网后,我百度自己姓氏的起源:先祖是孔子72弟子之一,常州人氏。于是,尽管祖上在明洪武年间即已移民湖南,自己从小在湖南长大,但我常说自己祖籍是江苏常州人。人都有认祖归宗的心理,何况先祖还是孔子72弟子之一,也算是书香世家,满足一下虚荣心吧。

再之前呢?我祖上的祖上又从何而来?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,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,那先祖是否也曾在那块土地上生活繁衍?

“长江,长江,我是黄河”。那是母亲河对儿女的问候吗?“黄河,黄河,我也是黄河”。那是儿女对母亲怀抱的向往吗?

黄河的水千年年的淌
黄河的河水怎就这么黄
老祖宗用它洗过脸哪
留给咱一样样的面庞

去看看黄河吧,用每一步脚步的轻吻,叩击它千百年沉睡的记忆;用每一次深沉的呼吸,拂去他沧桑沉重的皱纹;用每一抹深情的目光,寻找先祖辛劳的足迹。

兰马,我来了。这是对一条河的朝圣,这是对一个民族的朝圣,这是对一个根的朝圣。

没有选择飞机,而是选择了久未乘坐的长途火车。尽管要在车上熬20
多个小时,但可以从车窗外看看黄土高原上的景象却让我心驰神往。近来看季栋梁的《上庄记》、曹乃谦的《最后的村庄》,使我对西北那片凄凉得有点悲状的土地有着感同身受的关切。

火车开车时间是中午,在经历了南方山水的丰润之后,一觉醒来已经到了甘肃天水的武山县。看车窗外,山野空旷孤寡,一脉的黄褐上浮着一层淡淡的青色,了无生气。而山川下的平原,连绵的低矮破旧的房屋,不多的树木硬朗干瘦,如一个倔强的老男人,艰硬顽固。


随着火车的缓慢流动,那梁梁峁峁、沟沟壑壑、塬塬川川不断的在眼前飞过。虽然不够险峻,但密度极大,气势磅礴。那形状千奇百态的沟壑,是千百年风沙雨水的冲刷而成吧,写满历史的沧桑,让人想起那幅著名的油画《父亲》。而就在那苍苍茫茫草土稀疏植被瘠薄的梁峁上,一条小路在游龙般的沟壑间斗折蛇行,极其细微恍惚。我似乎看到一个孤独的身影,在那条艰难的路上蹒跚的行走,嘴里唱着高远而空寂的民歌:

13.jpg

西北风刮得冷森森
什么人留下人想人
阳畔的核桃背洼上的枣
咱俩为什么这样好
你要走来我不让你走
挽住你的胳膊拉住你的手
你是哥哥的命蛋蛋
搂在怀里打战战

哪个是作家笔下的上庄?或者处处皆是上庄?逐渐老去空寂的村庄,越来越回不去的庄里人。想起自己小时候过年看到的舞狮,听到的赞狮歌:

嘿,狮狮头上一盏灯
你耍的咯就是鲤鱼跳龙门
别的故事你从后耍喂
单单耍个摇钱树、聚宝盆啰

车窗外的村庄,和我自己从小生活的村庄及千千万万个村庄一样,一个个青壮年都告别故土去到遥远的城市乃至世界各地,为着生存、希望,或者梦想。而我们的魂却一直孤单的飘荡着,找不到安放的地方。

12.jpg

那一年
背起简单的行囊
离开故乡
去追求梦想
追逐名望
从此
故乡就只能是梦里的相思
夜深人静时孤独的呤唱

走过千山万水
走向世界八方
游遍风景名胜
住着高楼大房
最最思念的
却仍是故乡的土屋
最想做那少年放牛郎

1.jpg

3.jpg

QQ|跑吧网 - 中国最大的马拉松跑步网站 ( 沪ICP备15010119号-12 )

GMT+8, 2018-4-19 19:59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